首页

揭秘塔利班最高领导层:神秘“当家人”日渐清晰,“二把手”频露脸

时间:2021-12-07 00:29:16 作者:戴森官方网站 浏览量:6

不同于隐秘低调、不为世人熟知的塔利班最高领袖,以这五人为代表的阿塔高级领导层用他们的具体行动,为外界呈现出该组织的行事风格。

|作者:冯璐 陈嵘伟 于冰

|编辑:阿晔

|编审:劳灵格

“塔利班已经赢了。”8月15日,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逃离阿富汗后公开发声,称自己是为了防止“血流成河”才离开,目前正为权力和平过渡做准备。

从8月6日攻下首个省会城市拉什卡尔加起,短短一周多时间里,阿富汗塔利班(以下简称“阿塔”)攻城略地、势如破竹,直取阿富汗首都喀布尔。

BBC记录下塔利班向喀布尔进军的一幕——8月15日,阿富汗总统府响起枪声,紧接着,高扬的国旗被撤下,只见美国大使馆区域上空开始浓烟滚滚,直升机在空中快速盘旋穿梭。塔利班人员则手持武器,以掌权者的姿态进进出出,到处合影留念。

·进入阿富汗总统府的塔利班士兵。

·8月15日,美国驻阿富汗使馆附近浓烟滚滚。

“前度刘郎今又来。”一夜之间,20年前被以美军击败的塔利班,如今重新回到了喀布尔。阿富汗再次变天。

上次执政,塔利班实行了严苛的统治。再度执政,阿塔是否如人们期望的,在逐渐转向一个团结包容的政府?

阿富汗一夜变天背后,

神秘的塔利班“当家人”

与多数阿塔高层一样,最高领袖希巴图拉·阿洪扎达神秘而低调,具体栖身之处至今是个谜。唯一一张公开照中,他蓄大胡子、戴白头巾,神情严肃而坚毅。

·2016年5月25日,阿富汗伊斯兰新闻社向媒体发布的阿富汗塔利班新任最高领导人海巴图拉·阿洪扎达的照片。

关于他“死亡”的报道不时见诸媒体。《印度斯坦时报》曾报道说,阿洪扎达在2020年巴基斯坦俾路支省的一次爆炸中丧生。还有媒体说他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

传闻当然是假的。自从他2016年掌权,就努力整顿各地零散武装,建立“正规化”军事力量,并配发制式迷彩服。美国和北约部队5月初开始撤军以来,阿塔发动多轮攻势,横扫阿富汗数十个地区,过去一周更是狂飙突进,陆续攻占数个省会,并于15日晚间控制了位于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总统府。

尽管阿塔宣布特赦与西方政府和军队合作的阿富汗人,还是有不少人涌入喀布尔国际机场,迫切希望乘飞机离开。全副武装的美军仍控制着喀布尔国际机场。面对蜂拥而来的阿富汗人,紧张的美军士兵大声怒喝:退后,退后……

·8月15日,美国直升机在天空盘旋。

美国大使馆工作人员也纷纷仓皇撤离。与之相比,阿洪扎达则显得淡定又从容。毕竟20年过去了,无论是阿富汗和塔利班都在变。他说:“阿富汗的和平与安全不要依赖于外国人,让我们自己解决问题。”

据公开资料,阿洪扎达是普什图族人,1961年出生于坎大哈省努尔扎伊部落。坎大哈是阿塔大本营,阿洪扎达顺势成为阿塔的早期成员,曾在一所伊斯兰学校担任教师,许多阿塔高层人士都在那里听过他的课,对他十分尊敬。1996年塔利班掌控政权后,阿洪扎达出任伊斯兰教法院的首席法官,深得信任。

听过阿洪扎达讲学的人回忆,他宗教知识渊博,善于言辞。当年,塔利班前任“当家人”曼苏尔的合法地位受到挑战时,正是阿洪扎达竭力说服大家承认曼苏尔为最高领袖,他因此成为曼苏尔的副手。曼苏尔也顺理成章地在遗嘱中指定阿洪扎达为接班人。

与阿塔其他首领不同的是,阿洪扎达并不以军事成就出名。他深居简出,专注于宗教研究和法庭事务。他的父亲也是宗教学者,靠信徒们供给的金钱或粮食养活全家。

宗教修养无疑是阿塔“当家人”的重要资本。作为象征教法权威的精神偶像,阿洪扎达发布了阿塔大部分教令,间接指挥着塔利班的“枪杆子”。他的名字海巴图拉也有“来自真主的礼物”之意。阿塔内部则尊称阿洪扎达为“毛拉”,这是对伊斯兰教职人员的称谓。

而且,阿洪扎达本人个性冷静。据他的学生回忆,在一次授课中,一名男子突然从学生中站起来,对着阿洪扎达扣下手枪扳机,但手枪却卡壳了。在一片混乱中,阿洪扎达纹丝不动。

当然,在阿塔内部,不强硬很难生存。掌权以来,阿洪扎达塑造了“能打也能谈”的强硬派人设。

他当上阿塔“一把手”当天,就在喀布尔制造了一起爆炸案。他当时不愿和阿政府和谈,称要将阿塔“带回奥马尔时代”。他还要求外国军队停止“占领”阿富汗,称这是达成和平协议的前提。2019年开斋节,阿政府呼吁双方停火,阿洪扎达则强硬回应:“你们不要以为我们会给奋战在前线的战士泼冷水,更不要以为我们会在达成目标前忘记这40年的牺牲。”

·塔利班8月13日在阿富汗第二大城市坎大哈街头。

不过,阿洪扎达深知光靠打难以实现目标。他曾向美国政府发出“缓和”信号,说塔利班愿意遵守和平协议,敦促美方不要“浪费”和平协议提供的机遇。他还表示,阿塔愿与各国建立“良好、强健的外交、经济和政治关系”,保证不会允许任何人利用阿领土威胁别国安全,承诺尽力保护各国使领馆、人道主义组织和外国投资者在阿安全。

近几年,阿塔在和平问题上也展现出空前的弹性和灵活度。“理智”或许是阿洪扎达当下希望展现的形象。外界认为和他进行和谈也许比其前任更容易。

频频露脸的政治委员会负责人

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部主任、研究员钱峰介绍,在阿塔的金字塔权力结构中,阿洪扎达之下有三名副手,分别是主管政治事务的巴拉达尔、主管军事的穆罕默德·亚库伯、主管“哈卡尼网络”的西拉柱丁·哈卡尼。除此之外,阿卜杜勒-哈基姆·哈卡尼以老资历裁判长身份监督塔利班的司法架构,穆罕默德·阿巴斯·斯坦尼克扎伊主攻外交。

不同于隐秘低调、不为世人熟知的塔利班最高领袖,以这五人为代表的阿塔高级领导层用他们的具体行动,为外界呈现出该组织的行事风格。

·阿富汗塔利班领导层。

而这五人中,巴拉达尔尤受外界关注。

生于1968年的巴拉达尔是阿塔的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在早先《纽约时报》的报道中,巴拉达尔被称为塔利班创建者奥马尔的“亲密战友”和拉登的重要合作伙伴。

2006年后,巴拉达尔逐渐接替奥马尔,成为塔利班的实际掌控者。塔利班政权前外交部长艾哈迈德·穆塔瓦基表示:“奥马尔把权交给了巴拉达尔,这是奥马尔的主意。他(奥马尔)要待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因为他的头太值钱。”

·巴拉达尔

美国《新闻周刊》曾如此评价巴拉达尔:“一个老奸巨猾、隐秘的人物,他可能比奥马尔更危险。”2009年7月2日,4650名驻阿联军发起旨在打击塔利班的“利剑攻势”,仅半个月即阵亡46人。巴拉达尔宣称对此事负责。

除去担任塔利班军事行动的总负责人,巴拉达尔还是塔利班“领导委员会”的负责人,其地位相当重要。

“他控制着所有军事、政治、宗教和财政大权。”塔利班军官瓦里·阿卡胡德说。据美国《新闻周刊》报道,巴拉达尔握有人事任免权、主持最高级别军事及政治会议的权力、以他的名义发布塔利班最高政治声明的权力,并且他还掌管着塔利班的组织财产,如人质赎金、“慈善捐赠”等。

在塔利班成员眼中,巴拉达尔为人亲和。在与平民见面时,他表现出一种平易近人的态度。在会议中,巴拉达尔甚至会自己做笔记,并不停引用奥马尔的语录。与奥马尔相比,他更开放、更广纳意见,也更耐心。这种个人的亲和力,以及出自阿富汗最大最有影响力的普什图族波帕扎伊部落的身份,使得巴拉达尔成为推动和谈、消除部落间分歧的最佳人选。如果有和谈,他会将几个部落领导带上谈判桌。

据曾在塔利班政权担任部长的阿萨拉·拉赫马尼回忆,2004年,巴拉达尔曾与时任阿富汗总统的卡尔扎伊达成一项和平协议。2009年初,塔利班人员对卡尔扎伊的哥哥卡亚姆·卡尔扎伊发出和平试探。虽然两次尝试最终都以失败告终,但巴拉达尔仍展现了其在促进和平方面的关键作用。

为改善塔利班在当地人心中的形象,巴拉达尔还负责编写了《袖珍塔利班战斗人员行动指南》。该书就避免伤害无辜平民、如何争取民心以及减少不必要的自杀性袭击等问题做出详细规范,是塔利班基层人员的“上岗执勤必读书目”。

2010年,巴拉达尔曾在巴基斯坦南部城市卡拉奇被巴基斯坦安全部队抓获,但于2018年获释。目前他担任阿塔政治委员会负责人以及阿塔驻多哈政治办事处主任,主要负责开展阿富汗内部谈判,同地区国家和国际社会保持沟通等。不久前,他曾率团访华,并在多哈与阿富汗政府展开和平谈判。

8月16日,作为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副领导人的巴拉达尔发表视频讲话,他向所有阿富汗人民尤其是喀布尔市民表示祝贺,同时要求塔利班人员为服务和保障人民的好生活继续努力。

各有来头的阿塔“金字塔顶”领导层

在军事方面,哈卡尼是此次阿塔在阿富汗全境军事行动的重要指挥官。他是阿富汗武装组织“哈卡尼网络”创始人贾拉鲁丁·哈卡尼的儿子,年龄在40岁至50多岁之间。在其父于2018年病逝后,哈卡尼正式接手领导“哈卡尼网络”。

·西拉柱丁·哈卡尼。

“哈卡尼网络”产生于20世纪70年代中期,在80年代阿富汗人反抗苏联入侵的战争期间迅速发展,该组织以普什图扎德兰部落的哈卡尼家族命名。

1996年,在塔利班夺取首都喀布尔后,老哈卡尼宣布向塔利班效忠,“哈卡尼网络”成为塔利班的东部分支。2001年美国入侵阿富汗之后,“哈卡尼网络”转而开展各种针对美军的袭击,并在2012年成为美国政府认定的“恐怖组织”。

“哈卡尼网络”长期活跃于喀布尔和与巴基斯坦交界的边境省份,并负责监督塔利班在边境的金融和军事资产,因此哈卡尼也被称作塔利班的“管家”。此前,他被美国政府悬赏1000万美元通缉。

身为阿塔最高军事领导人之一的哈卡尼始终“神龙见首不见尾”。2020年2月20日,他曾在《纽约时报》发表评论文章《我们塔利班想要什么》,表达了塔利班愿意推进和谈、终止暴力的意愿。

·哈卡尼曾发表评论文章。

据CNN消息,加尼8月15日在总统府与塔利班举行会见。有八、九名来自卡塔尔的塔利班代表进入了阿富汗总统府,其中就包括哈卡尼的兄弟阿纳斯·哈卡尼。

作为奥马尔的长子,32岁的亚库伯也在阿塔最高领导层扮演着重要角色。“太子”亚库伯在阿塔内部具有一定威望,一度被外界认为是接棒阿塔领导人职位的人选。

·穆罕默德·亚库伯。

2015年,塔利班前“当家人”曼苏尔遭美国无人机袭击身亡后,阿洪扎达成为新领导人。但塔利班另一位部落领袖阿洪德不承认权力交接,分歧导致双方在数省内发生冲突,塔利班众多高级官员与士兵因此丧生。

亚库伯在平息此次争端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他在2016年推举新领导人的会议上主动推举了阿洪扎达。亚库伯认为,自己缺乏实战经验,而且还太年轻。

据美国《外交政策》报道,塔利班最高领导人阿洪扎达曾一度感染新冠病毒,在此期间,亚库伯承担了领导塔利班的责任。目前,亚库伯仍在阿富汗境内,负责监督塔利班的军事行动。

在阿塔此次“卷土重来”中,“和平”与“对话”是两个重要词汇。阿塔方面派出的代表团及谈判小组由其二号人物巴拉达尔率领,可见阿塔谋求和平解决事态的诚意。在其团队成员中,还有两个身影曾多次出现:斯坦尼克扎伊和哈基姆。

斯坦尼克扎伊是塔利班政权的老班底成员,他曾在塔利班执政时期的政府内担任副部长,并于2015年担任阿塔驻卡塔尔政治办公室主任一职,在处理内政外交事务方面有着丰富经验。2016年,中国曾邀请塔利班代表团访华,团长便是斯塔尼克扎伊。

·斯坦尼克扎伊。

虽然与斯塔尼克扎伊同为谈判小组负责人,但哈基姆则并不是一个精熟政务的人。他领导着颇有实力的宗教学者委员会,被外界视为是阿洪扎达最信任的人。

·阿卜杜勒-哈基姆·哈卡尼。

由这五人组成的塔利班核心领导层,率领阿塔在短短20多天内,完成了美方情报机构宣称3个月方能实现的目标:攻占喀布尔。在阿塔进入喀布尔后,美国总统拜登失望地说道:“这些年来,我们在阿富汗花费了1万亿美元,但是,阿富汗政府并没有争气。”

不过,速胜的背后仍蛰伏着众多问题。

此前,阿富汗各地割据势力纷纷易帜倒戈,但如何敉平各地域的矛盾与冲突,尤其是如何建立符合阿富汗自身国情、广泛包容的政治架构,仍是一件棘手但需要迅速处理的事情。

加尼曾发表讲话称,塔利班面临着新的历史考验,针对阿富汗所有民族、阶层的人民都应有一个明确的计划。与25年前相比,此番再赴喀布尔“赶考”的阿塔在军事、政治、外交的策略转变明显,但能否使阿富汗免于被枪炮和暴力埋葬的悲剧,还需要观察。

此外,“东伊运”是被联合国安理会列名的国际恐怖组织,对中国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构成直接威胁。阿塔如何同包括“东伊运”在内的一切恐怖组织彻底划清界限,予以坚决有效打击,为地区安全稳定及发展合作扫除障碍,也是人们非常关注的。

正如巴拉达尔在阿塔获胜前夜发表的声明中所说,塔利班近期取得的军事胜利超乎想象,但对于塔利班来说,如何有效治理国家、解决阿富汗人民面临的问题、满足他们的愿望才是真正的考验,而考验刚刚开始。

今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中方尊重阿富汗人民自主决定自身命运前途的权利。我们希望阿富汗塔利班同阿富汗的各党派、各民族包容的政治架构,为阿富汗实现持久和平奠定基础。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13w副本积分开奖 我的四十四本100级戒指书

陆枭面上坚定不动,但眉头细微一动,抬眼,漆黑的眼睛直直盯着她。

冰雪复古精英版 下载

陆枭抬起头,暖光在他脸上落下一小片阴影,他淡淡说:“立誓。”

2021年10月门派大改详情 大唐获史诗级加强

只看,陆枭指尖抓着一角布料。

前线模式新阶段开启!《坦克世界》特惠商城福利迎新

她叹口气。

《4399百战沙城》跨服苍月岛 新任务发布

眼看着陆枭又平安躲过一个阵眼,一个男子道:“小洞天还是太简单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